一蓑烟雨任平生

#梗自comfortably numb
#ooc致歉
#法西法

        桌上散落着那些药物,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,弗朗西斯半躺在床上,目光无神的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那女孩死了之后,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弗朗吉?你在家么?”

        门外安东尼奥敲响了房门,他是弗朗西斯的恶友,同时也是他的主治医师。他知道的,自己的恶友从那次事故之后一直像这样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    的确,眼睁睁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消逝任谁都不可能会好受,更何况是自己最爱的人。即使是弗朗西斯,在目睹了自己这辈子最爱的,也是唯一爱过的女孩在面前香消玉殒,也同样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,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她在自己怀里慢慢停止呼吸的样子。可是,他甚至不知道是谁干的,他连自己最应该恨的人是谁都不知道,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沉沦了,他沉浸在药物的世界里无法自拔,只有在这药物构造的世界里,他才能找回那个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敲门声,床上的弗朗西斯无动于衷,只是眼睛看向了房门那边,他知道门外是谁,也知道一会儿那人就会自己进来,因为这样的情况,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 果然,不久后,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传来,伴随着脚踩着木质地板的声音渐渐靠近,这声音在他的房间门口停下,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弗朗西斯的声音,安东尼奥没有犹豫,按下门把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弗朗吉……”安东尼奥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心与关切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东尼儿不用担心哦,哥哥很好!”见到了恶友,弗朗西斯才稍稍振作了起来,只是声音中依旧透露出深深地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久了,你还是忘不了她……你就不能,回过头好好看看俺么?”一步步向床上那人走去,按住那人的肩膀,眼神里闪现出的一丝悲哀,又很快就被隐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短短的瞬间,弗朗西斯并没有忽略,勉强扯出一个笑容“喂喂,东尼儿?你在开玩笑?哥哥可是知道的,你那个可爱的弟弟的脾气,难道你就不怕他生气?”眼神闪了一下,又随即眼神黯淡了下去“哥哥我,怎么可能忘了她啊……毕竟,她可是哥哥唯一爱过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选择性的无视了弗朗西斯的后一句话“你是说罗维诺?他啊,早就找他亲爱的弟弟去了,俺可是拦也拦不住的啊”安东尼奥的脸上出现了一贯的笑容,一如既往地温暖人心“所以弗朗吉,就算是替代品也好,能不能……爱我一次”没有等到回答,或者说不敢等到回答,安东尼奥吻上了弗朗西斯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他真的需要一个慰藉,弗朗西斯并没有推开安东尼奥,只是夺过了这个吻的主动权,拍开他按住自己肩膀的手,用力一拉,翻身把安东尼奥压在了身下“东尼儿,哥哥现在……可是来者不拒的”看着身下人翡翠色的眼眸里抑制不住的惊讶,勾起了嘴角。一手撩起他的衬衫,不安分的在那人身上游走着,另一只手按灭了台灯,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 安东尼奥很高兴,如果弗朗西斯在情动时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,是他的话。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