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蓑烟雨任平生

#70周年普祭
#普第一人称
#ooc致歉

        柏林的天空下着淅淅小雨,没有打伞,任凭细细的雨丝打在自己身上。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,低着头,跟行色匆匆的人们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 走过一个转角,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板娘,还是跟以前的一样。”“给,早就准备好了!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 west?在花店做什么?难不成是要去约会?本大爷的弟弟终于要开窍了么?

        许多的问题在脑子里炸开,得不到答案真是难过。于是思索再三,打算悄悄跟上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 看到他从老板娘手里接过了一束蓝色的矢车菊,道过谢之后匆匆离开。我也紧紧的跟随着他的身影,始终保持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,不会被发现,也不至于跟丢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他走进一片坟地,心中的好奇程度更深了,跟着他七拐八拐,差点都要以为他是发现了自己并打算甩掉的时候,他停下了脚步,定定的站在一块墓碑前,放下了手里的花,并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 谁的墓碑?

        不敢跟太近,以致离得有些距离,看不清墓碑上的名字,终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往前又跟了两步。却在看清上面名字的时候,怔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。

        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。啊,原来本大爷已经死了么?对了,就是今天吧,70年前的今天……低下头看见了自己已经要变得透明的手,已经没有时间了么?算了,反正本大爷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。只是west……现在已经强到可以独当一面了吧,那也没什么可让我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不舍地抬头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的弟弟,随即消逝在雨幕中,化为一片虚无,似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消失之后,他却转过了头,也不知是不是看到了什么。只是他面向的位置,就是我刚刚所站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……走好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