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蓑烟雨任平生

【aph】梗来自同学的一个梦,关于……外来生物?

#ooc致歉
#普第一人称

清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突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。

“west……别闹,让本大爷再睡会儿……”

谁知身上的重量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往我脸上蹭了蹭。不过这触感……不但没有west常年握着武器,手上薄茧的那种粗糙感,好像还有点滑?

迷糊的状态没有让自己考虑的这么多,“west!今天本大爷休息……”

不情愿的睁开眼睛,跟压在自己身上的那玩意五目相对。

等等?三只眼睛?!暗红色的身躯,三只眼睛并列排着,头顶还有两根触角,差不多有半人高。但这玩意一看就不是个人啊!

“哇啊啊啊啊啊!这什么玩意啊!”一瞬间的愣神之后,一下子清醒过来,从床上弹了起来,那东西也被我甩到了地上。惊慌的逃到门口,不经意的回头一瞥,发现那东西好像没有要追上来的意图,可能是被摔蒙了吧?还是稍稍松了口气。拉开门向外一看,却倒吸了一口凉气,默默地退了回来,锁死了房门。

好嘛,外面更多。而且就在我开门的那一瞬间,外面的十几只怪物在同一时间都朝我看了过来,那种被几十只眼睛同时注视着的感觉,我再也不想体会一遍了!

退回房间里,背紧贴在门上,门外的那些好像没有来撞门的意思。了解到这一点,暗暗松了口气,回过头来警惕的盯着眼前的怪物,慢慢地移到床头,从后边抽出来一把刀,横在面前,本来这把刀只是为了以防什么意外,现在意外来了。

那东西似乎缓过劲来了,甩了甩触角似乎很生气的样子,然后向我冲了过来。

“没办法了……来吧!”吼了一声给自己壮胆。

“哐——”意料之外的刀砍在金属上的声音。

“什么情况!刀砍不进!”虎口被震得发麻,而那东西却只是稍稍后退了一点。“该死的……”没时间思考,它又已经摆出了进攻的姿势。

等等,它是不是变大了一点?

……不会吧?

又一次砍在了它的外壳上,“果然不是错觉啊!为什么这玩意还会变大啊!”

为了找到它的弱点,我没有再一味地攻击,而是在它又一次冲过来的时候,选择了躲避。

在虚晃一招的同时观察着,注意到那东西会本能的保护着它的中间那只眼睛,用触角。

是眼睛么?

利用了它行动缓慢的特点,绕道它身后,并在它想努力转过身的空当里,奔到书桌边,从抽屉里取出一把匕首,然后在它转身的同时掷了出去。

幸运地,正中红心!

那东西轰然倒地,抽搐了几下,便不再动弹。

“呼……终于死了……不过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?……糟了!west!”

想到自己的弟弟还在这屋子里,拔出那把沾有不少黏液的匕首,毫不犹豫的打开门锁冲了出去,顾不上门外还有这么多的怪物,径直朝弟弟的房间跑去。

一打开门,就看到west被两只已经长大了不少的怪物围在当中,身后就是墙,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
“west!眼睛!打它们中间的眼睛!”

或许是开门的声音和我的吼声干扰了它们,使它们有了一瞬间的分神,不过就这一瞬间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人已经足够了,而且还是在知道了对方的弱点之后。

两只怪物瞬间毙命。

和west对视了一眼,同时点了点头,握紧了手里的刀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“卡——收工!”
终于松了一口气,这一幕总算是过了,也不知道因为笑场而NG了多少次。
“基鸟,演的不错啊!”
“那当然!本大爷绝对是最棒的kesesesese!怎么样?叫上东尼儿一起去酒吧庆祝庆祝本大爷杀青?”
“好啊!你请客!”
“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2)